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常青树

绿色与生命同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认识观成长历程  

2011-12-25 00:10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时候,对鬼神多少有些恐惧,喜欢看《封神板》,喜欢看聊斋。小时候最期待的场景,就是希望和《聊斋》里的穷秀才一样,一心读书考取功名,书屋秉烛夜读时,不知哪里冒出只千年白狐女妖陪伴左右,好不羡慕!
        那时候认识少,浅意识里只是知道那些是不存在的东西,但是内心也不一定完全确认。记得读初中的时候,由于参加数学兴趣小组,晚上基本上要比同村的同学多上一节晚自习。从镇中学到村里有2公里路程左右,在这段路程中间的位置,有颗几百年的老樟树,经常会有人点个蜡烛,祭拜下所谓的树神。每天晚上9点多,上完附加课,只有我一个人晚上独自回家。路过樟树底的时候,会不自觉的加快脚步,希望尽快过掉这段路。大樟树一般都会有些故事,在黑黑的夜晚路过这颗树时自然会想起属于它的故事,风吹树叶的声音、一个人独自的脚步声参和其中,这时候内心更显得恐惧。内心的这种潜在恐惧,触发了我去尝试突破这种恐惧。走的次数多了,偶尔或者有个同村熟人经过,或者月亮亮一点的时候,觉得抬头看看这棵树,叶子也只是在风中飘飘而已吗?某一天,突然就热血充上了头,觉得凭什么要怕这棵树了?于是走到树跟前,把祭拜的蜡烛踢倒,把供奉的水果踢掉,内心甚至还想“把苹果拿起来咬几口,学学孙悟空”,只是觉得东西脏,不能乱吃,不然弄个肚子疼,还真信邪了。踢这些东西的时候,内心跟“树神”说:我今天惹你了,你有本事就出来找我啊?当然现实是时间一天天过去,一天天什么都没发生,于是胆子越来越大。后面甚至发展到了看到谁祭拜菩萨,只要没有人照看(选择无人照看的菩萨是因为人才是反对你,会对你造成直接伤害的根本)的菩萨,我就会拿快石头把它砸了、推了。这个时候内心虽已比较强大,但是并没有明确的方向。
        初中,高中的政治课里都有马哲的部分,但是那个时候学习任务重或者说思维理解能力弱,基本还没有形成认识。一直到思维渐渐成熟,思考能力渐渐提高,系统的学了马哲以后,才真正的形成了自己的认识和对马哲的认识。学了马哲以后,觉得自己整个思维都被一根绳子串联起来了,以后思维就不在继续混乱。
       马哲,对世界认识最根本的方法就是辨证唯物,用发展的眼光看人类世界变化。马哲是一种认识世界的方法,所以不是简单盲目信仰。不像佛教、基督教一样,有释迦牟尼和耶苏一样可以有精神寄托抽象载体。马哲只能把马克思作为一个思想代表人物去认识,而不能把马克思做为直接信仰,否者和信神就没多少区别了。
        现在所谓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人,基本可以说都是有接触过马哲的,但是现实中接触和交流的人,即使受过高等教育的,也很多对马哲,没有准确概念,没有准确认识。现在的人的内心,多数情况是属于即不特别迷信,又存在内心迷信忌讳的状态。最近由于经常出差,看到广州家户户生意家庭或企业基本都是拜关公,北方拜财神等。
        以前,对于没受过教育的人迷信还可以理解,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叫科学知识;但是对于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还迷信,就觉得非常诧异和纳闷。 鬼神,迷信都只是因为人们内心的自私和贪念。如果你还不知道马哲是什么?那么现在我告诉你:简单的理解马哲就是辩论和证明现实事物的发展变化过程,而不要凭空臆断和想象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2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